来源:《宝鸡社会科学》2019年第02期  作者:刘学正;
选择字号

父亲的脊背

收藏本文  分享

父亲卧病不起,已近两年了。虽身不能动,口不能言,但他思维清晰,整日困闷不堪。八年前,他第一次因脑溢血收到病危通知书,期间又犯过两次,后遗症愈发严重,庆幸的是生活尚能自理。然而这一次,却没有奇迹发生,果如医生所断言,父亲再无下床的可能。一身沉疴旧疾的母亲照料起他,力有不逮,我能做的也唯有每天早晚抽时间回去,给他洗漱擦拭、揉捏拍打一番。经年累月的卧床,不仅让原本还算壮实的父亲日渐消瘦,还不断侵蚀着他的身体机能,不仅四肢功能未恢复,腰部依然瘫软,连大小便也难以自控了。(本文共计1页)

下载阅读本文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