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杂志 > 《世界博览》 > 2004年 > 第02期
来源:《世界博览》2004年第02期  作者:
选择字号

饮食侵略:饮食全球化的哲学

收藏本文  分享

我们的文明变成全球文明让人欢喜让人忧。《纽约时报》政治评论员托马斯·弗里德曼认为,全球化无疑是幸福,因为国与国之间的界线被冲得如此模糊,以致即使想去体验别人的生活,却发现和自己相差无几。这是乐观的观点。正如许多反全球化者所说,全球化意味着生活的机械统一和规范化,它从属于毫无个性的公司的利益。麦当劳就是这种令人憎恶的事物的例子。当法国有一位叫若泽·博韦的农民用拖拉机把麦当劳快餐店的墙推倒时,全国都当他是民族英雄,够格做总统候选人。每道古老的民族菜都是民族文化的缩影,因此统一饮食习惯是如此变态,有时甚至会对独具一格的文化的自身生存构成威胁。最不同寻常和独树一帜的文化之一———爱斯基摩文化———开始在世界惊讶的目光中消失,只是因为爱斯基摩人被禁止从事捕鲸业。然而正是这种狩猎让北部民族生存下来。现在,爱斯基摩人又重操旧业,这使他们不仅能保持饮食传统,更能保持民族特性。欧洲人去餐厅像做客,美国人去餐厅像旅游这是全球化中的特例。全球化已经侵入到我们的饮食中,要追踪它渗入公众生活的过程,最简单就是去餐厅,特别是美式餐厅。这是因为,正是在新大陆诞生了食物流水线的构想,并渐渐影响到全世界。欧式餐厅习惯了(本文共计2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