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八小时以外》2011年第02期  作者:天际;
选择字号

骑行楠溪江 亲历山水诗与耕读情

收藏本文  分享

PART1花坦,江村隐入清流中前一晚住在楠溪江岸边的家庭旅馆,晚上百无聊赖时看地图解闷,当目光扫到楠溪江支流珍溪西岸时,发现了一个名为花坦的村落,代表名胜古迹的梅花标记让她妖艳动人。它距旅馆只有十公里,再加上“花坦”名字如此风韵,我终于没有把持住,决定转天去“寻花”。溯溪:珍溪且骑且珍惜清晨,在旅馆二楼的阳台上伸懒腰,脚底一曲清溪自在流淌。江上渔翁点竹排时划起的涟漪,河边洗衣女棒槌激起的回声,夹杂着鸡鸣狗吠中的孩子们的哭闹声——有这样的交响乐做“morning call”,楠溪江终于惜别梦境睁开眼。放眼望去:江北岸屏风般的群山上,飘荡的云雾在织围脖,把山峰们打扮成了“五四”青年;江南岸是铺满卵石的开阔滩涂,有村民正把绿油油的萝卜叶铺在灰色的卵石上;三五只竹筏搁浅在河滩上,安详的样子就如同安享晚年的老人,搬出一把椅子坐在家门晒太阳……慢慢从楠溪江主干进入支流的珍溪,河流依然宽阔如故,但是水流锐减。如果说水体是大自然织给楠溪江的衣裳,那么主干穿的是超短裙,支流则秀的是透视装——珍溪上水面已不能覆盖河床,河床裸露出的卵石间长满了杂草,村民们甚至把干货直接晒在河中央,为了争取更多的阳光,有人一(本文共计6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