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道路交通管理》2001年第05期  作者:吕祥光
选择字号

悔恨的泪水

收藏本文  分享

我与谢志军是老乡,还是一个部队的战友。他于1968年当兵,他退伍时,我是营长。虽说职务上有高低,但我们亲如兄弟。他于1975年退伍到湘运邵阳公司客车队当了一名客车驾驶员。而我是1978年冬季转业到这个运输公司任某县汽车站站长兼党支部书记。在计划经济的年代里,各县汽车站没有自己的车队,全由地区汽车运输公司派车轮流跑班,各区、乡也没有通车。所以,谢志军一个星期或半个月也会来县汽车站与我见上一面。那时客车驾驶员虽不像当今个体客车驾驶员这么财大气粗,但也能称之为“上等公民”。一个星期天,谢志军夜宿某县汽车站,晚上他提出宴请我。说实话,让人请多了,我觉得也很不好意思,可是志军不在乎:“咱俩还分你我吗?这是我们的缘份,在部队你是首长,我们在一起混过几年;到地方你是站长,是我的领导。那一次抗洪时,没有你的搭救,我早就‘光荣’了!”说到这里,我也就不必再客气了。……酒过三巡,志军正在兴头上,说:“行了,少说几句吧!如今的酒,度数本来就不够,比起过去我们在陕西喝的‘西凤’差远了,这个酒还能喝倒我吗?”说着,志军又一杯酒下肚了。于是我将剩下的半瓶酒抢了过来,不许他再继续喝了,可是志军夺过酒瓶将半瓶酒喝光。(本文共计1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