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当代美术家》2019年第04期  作者:李树淡;
选择字号

集异记

收藏本文  分享

李树淡的作品有种怪诞的气质,像志怪小说一样,他一边讲故事,一边调侃,用诙谐的方式去表达沉重的主题。作品中"物"本身的物质属性、指涉的丰富涵义,都被他自然而有趣地呈现出来。器物并不是封闭的容器,而是开放的空间,"花瓶是器,房子是器,时空是器,人也是器",通过"雕塑"这一动作联系起来,产生新的故事。(本文共计2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