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电影文学》2011年第05期  作者:蔡郁洲;
选择字号

《爱有来生》:理性之外,还爱一个来生

收藏本文  分享

当今世的阿九推开这古老的院门,她静静地站在那千年银杏下,树影婆娑。斑驳的杏叶里露出一缕阳光,她抬起头,凝视起这片墨绿,却不知命运早已为她写下结局。在这种似曾相识中,故事也就随着沙沙作响的银杏叶儿,蔓延开来。前世宿命的气息太浓,反而会像一堵因不堪重负而倒下的墙,压抑住所有记忆的呼吸,哪怕是令人眷恋的回忆。幸然,俞飞鸿导演没有让这个故事烙下太过宿命的印记,让一位前世投胎的僧人,在树下呷着清茗,缓缓道来。茶香萦绕,在这样一个有些窎远的故事里,却充满着空灵的气息。而这气息,正是电影画面本身。湛蓝的天际,嫩青的草坪;群马奔驰而过,呼啸的风吹散了几片盛开的桃花;粉红的落英,微笑的少年。导演架空了一个幻想,伏笔也就悄然生根。谁会知晓这般的世外桃源,会被杀戮染上大片的殷红?诚然,《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悲剧,加上《人鬼情未了》的遗憾,无论从何角度去审视电影剧本的背景,或是故事的本质,俞飞鸿导演的这场处子秀的确缺乏一定的新意。不少人甚至从看到片头那段火拼的场景开始,就已猜到结局的七分。然而,本以为会以惊天地、泣鬼神的形式作为整个悲剧的谢幕;本以为轰轰烈烈的复仇与纠缠反复的爱情会成为整个电影内容的主角,导演却(本文共计2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