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福建论坛(人文社会科学版)》2013年第08期  作者:陈洪杏刘娜;
选择字号

“吾道一以贯之”章“忠恕”、“一贯”关系辨略——以近代以来《论语》注疏为中心

收藏本文  分享

《论语·里仁》辑录了一则孔子与曾子的对话:“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曾子曰:‘唯。’子出,门人问曰:‘何谓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这章大概称得上自汉以来争辩最多的章句了。学者的辩论主要聚焦于以下三个问题:一、孔子呼曾子而告之“吾道一以贯之”,曾子应之以“唯”,这是一次意味深长的心灵碰撞,抑或只不过是一次平常的师生交谈?换言之,孔子之“道”是否与心灵之“觉”有关?二、“一以贯之”之“贯”当理解为“通”、“统”,还是当理解为“行”、“事”?换言之,“吾道一以贯之”是强调孔子之“道”有某一纵贯始终的根本道理,抑或仅仅强调孔子之“道”重在践行?三、曾子是假借“忠恕”言“夫子之道”以喻示、劝勉门人,还是认为“忠恕”即是“夫子之道”?“忠恕”与“夫子之道”的关系当如何把握?近代以来的学者对上述问题的思考尚大都在前人的笼罩之下,不过也有少数学者开始提出独辟蹊径的见解。对前两个问题的辩讼本人已有专文讨论[1],这里将集中检讨关于第三个问题的论争。一、程朱:“忠恕”与“一贯”关系问题的提出对“忠恕”与“夫子之道”关系的讨论可追溯到程颐的以下一段话:“以己及物,仁也;推己及物,恕也(本文共计6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