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甘肃社会科学》2019年第01期  作者:李心释;
选择字号

当代诗歌“及物写作”的可能性及误区

收藏本文  分享

及物写作与不及物写作的区分来自语言学术语的转化,前者是为某种东西而写的写作,后者是语言的生产成为写作本身目的的写作。中国当代诗歌一度盛行及物写作,却对其限度认识不足。及物写作是从语言的功能视角获得的写作理念,"红色写作"与介入诗歌写作都具有功能性本质,而从语言系统本身来看,写作在现代意义上更多地指向不及物。当代诗歌写作的误区在于,将及物写作与不及物写作对立起来,并赋予及物写作以道德上的优越性。事实上,强调不及物或及物都是人对写作的人为干预,语言有自述与他述的功能之分,分别显示了不及物写作与及物写作的限度。及物写作反映了当代诗歌介入现实的强烈愿望,但与现实无关,仅与诗歌语言的运行方向有关,及物性只在语言指称现实的表层上有效,而诗意的生成必然是不及物的。(本文共计8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