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杂志 > 《贵州教育》 > 2006年 > 第18期
来源:《贵州教育》2006年第18期  作者:曾亮;
选择字号

一张手画的明信片

收藏本文  分享

那天是我的生日。雨却像天漏了似的一直下着,冷冷凄凄的。下午一放学,作业也不想改,明天的教案也没有写。我便独自一人躺在宽宽的床上,打开上师范时练普通话用的小耳机。也许是想听听音乐来祝福自己的生日吧,或者是想让音乐从耳根里灌进去驱赶内心的空虚与寂寞。田野里使唤耕牛的吆喝声时有时无、时高时低……好像是春天在呜咽一般。把我的思绪拉扯得支离破碎……2003年11月,随着一纸报到证,我负着沉重的行囊,迈着极不情愿的步子来到这听乡村小学。刚到时,面对苍翠挺拔的大山、潺潺流淌的溪水,还有林间那清脆悦耳的鸟鸣,不免心旷神怡般惬意。一有空,便在夹肢窝夹本《中国校园文学》、《诗刊》还有《贵州教育》、《毕节教育》之类的书物登上学校后面的小山(其实在周围的山中当属最高的),去感受“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气,很是刺激、舒畅。傍晚,一个人静静地漫步于幽深静谧的小道,远离城市的繁华喧嚣、灯红酒绿,还有点返朴归真的得意。可是,才过了两个星期,由于买不上菜,除了山里娃们提点折耳根、芹菜以外,天天煮面吃腻了,只要一听到“面条”两个字,胃里就像搅浑水一般难受想吐。又没有电,晚上备课,只得伏在那黑乎乎的油灯下,又昏又暗,(本文共计2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