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科教创新导刊》2011年第06期  作者:吴晓纯;
选择字号

审美的超越、人格的升华——论张孝祥的《念奴娇·过洞庭》

收藏本文  分享

宋神宗乾道二年(公元1166年)秋,才气纵横、跌宕风流的张孝祥,因力主言战,不容于权要,遂落职由桂林北归。途经湖南洞庭湖,时近中秋,诗人月下泛舟,那平湖秋月的自然胜景,那澄明莹洁的超然境界,深深地打动了诗人。这一次审美的历程,诗人创造出了高超空灵的艺术境界,完成了一次人格的升华,更流露出幽深壮阔的宇宙生命意识。宗白华称其“雪涤凡响,棣通太音,万尘息吹,一真孤露”,可见前人对其赞誉之高。现录原词如下。洞庭青草,近中秋,更无一点风色。玉鉴琼田三万顷,着我扁舟一叶。素月分辉,银河共影,表里具澄澈。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应念岭表经年,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短发萧疏襟袖冷,稳泛沧溟空阔。尽挹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客。扣舷独啸,不知今夕何夕。此词之佳妙处,确乎是“悠然心会”“难与君说”,探其深义概而言之,词作之妙在于写出了作者于自然审美中获得人格升华的过程,且于中国诗歌哲学心理探索上有所传承发展。词作于首句即为我们展现了一幅静溢、清莹、开阔的画面,洞庭湖、青草湖两湖相连,于仲秋之际,碧水连天,气清波谵。这自然胜景深深地引起了诗人的“审美注意”。美学基础理论认为,人的审美过程分为四个层次,第一层(本文共计2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