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文史天地》2001年第10期  作者:石永言
选择字号

遵义会议出席人员新探

收藏本文  分享

1965年11月 ,邓小平同志、李富春同志在遵义会议会议室。近读花城出版社《随笔》2001年第一期党史研究权威何方先生《读张闻天遵义会议后的职务》一文 ,颇受启发 ,获益匪浅。这篇近两万字的长文 ,对1984年9月中共中央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与中共中央党史资料研究委员会 ,对遵义会议的若干问题深入研究之后发表的“调查报告”中的部分问题 ,提出置疑。自从公布了这份“关于遵义政治局扩大会议若干情况的调查报告”之后 ,过去对遵义会议众说纷纭的一些问题 ,便由此定论下来 ,不再各说各的 ,莫衷一是。自然成为党史研究者写作这方面的论文依据。何方先生以非常充分的论据 ,指出“按理 ,这次调查研究应取得重大突破和收获 ,弄清一些重要情况 ,解决几个重大问题。可惜结果并非如此 ,有点令人失望。”我十分赞赏何方先生的胆识与严谨的治学精神 ,对如何科学地来对待党史这门学科 ,提出自己独到精辟的见解。何方先生的文章 ,提出的一个核心问题是 ,遵义会议的若干问题 ,是否就如“调查报告”所定论那样?文章重点“读张闻天遵义会议后的职务” ,不同意“调查报告”中的提法。据我长期对遵义会议若干问题的研究 ,认为遵义会议(本文共计4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