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湖南警察学院学报》2013年第01期  作者:王森亮;
选择字号

中外比较下的我国公民知情权保护进路

收藏本文  分享

所谓知情权“the right to know”,台湾将其译为“知的权利”或“知讯权”,我国学者认为,广义的知情权泛指公民知悉、获取信息的自由与权利;狭义的知情权仅指公民知悉、获取官方信息的自由与权利[1]。本文所指的公民知情权是指作为国家的公民,知悉和获取国家方针政策、政府信息以及和公民自身利益密切相关的重大事件信息的权利。公民的知情权是一项基本人权,也是现代民主制度建立的基础权利之一。1945年,美国编辑肯特库泊在其一次公开演讲中首次提出“公民知情权”这一概念。[2]1966年美国通过了“情报自由法”,历史上第一次赋予美国公民取得政府档案和文件的法定权利。随着社会的发展“知情权运动”在世界各地兴起,[3]现已有50多个国家将知情权列为公民最基本的权利之一,并在法律中明文规定,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知情权在公民基本权利中的重要性。公民要充分的行使自己的知情权,及时了解国家已经发生的或即将发生的事,才能更好地合理安排自己生活,最大程度的保护自身权益。一、案例中的公民知情权1971年,纽约时报得到尼克松政府对越南加强军事活动的一份机密文件,这份文件即五角大楼文件。随后,纽约时报依据这份文件进(本文共计4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