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环球人文地理》2016年第23期  作者:赵荔红;
选择字号

丹巴客栈手记

收藏本文  分享

在丹巴,我先是住在摄影师三格开的客栈。那是一幢已汉化的嘉绒形制楼房,庭院满植苹果树、梨树、芍药和茶花。房子墙体以不规则的灰色石块垒起,刷避邪白灰,门窗框以红、黄、蓝三色描绘图饰。底楼是主人卧室、厨房及餐室,天井中央横着一块长而宽的树木剖面,做餐桌,两边各排一条原木,是条椅,靠东墙立一截树墩子,放置着茶罐茶具、几盆兰花。二楼、三楼是客房,每根回廊立柱下皆有一盆兰花,二楼朝东有一处五六平方米的敞开阳台,大红辣椒、金黄玉米在四面垂挂成天然帘子,阳台下是抹茶色的金川河水,屋内即可听见哗哗水声,河边自留地种着菜蔬。 摄影师三格和他的小院 一个小个子男人,扎一条蓝头巾,茜色夹克多日未洗,黑色冲锋裤沾满泥土,胡子拉扎、面色憔悴,见了我,说:“我是三格,欢迎、欢迎!”口气简淡或厌倦,似乎我来住宿,打扰着他了。但他很快拎来水瓶,往茶壶里填茶,我们在树墩子喝铁观音聊天。三格说,他喜欢摄影,西藏去了十几次,云南几乎走遍了,喜欢这里,一时间又拍不完,索性盖个房子住下,多出房间作客房:“我这里什么都是自足的。盖房子的石头从山上采的,房子是我设计的。这么大的房子,总共花了18万!18万,什么概念哪?在广州,在(本文共计2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