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经济周刊》2011年第08期  作者:谈佳隆;
选择字号

年内CPI高点或超6%

收藏本文  分享

保姆荒、民工荒的出现,或意味着因劳动力价格提升和投资不足所造成的服务类产品价格上涨,是否因此引发通胀第二波有待观察。继2月9日中国人民银行开启今年第一次加息之后,2月24日起存款准备金率的货币工具再度被央行启动。这一方面表明了中央政府坚决贯彻“稳健”货币政策的决心,另一方面,频密的紧缩信号也反映出通胀的实际社会压力已经到了需要下猛药治理的地步。花旗集团中国区投资研究与分析部主管、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沈明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从中长期来看,大家应该对中国进入相对较高的通胀有所准备,工资增长和经济转型都是引起通胀的长期因素,预计未来几年国内CPI将维持在4%上方。”人们是否已经为因经济调整和人工上涨而引发的持续通胀有了足够的认知和准备呢?复杂的本轮通胀今年1月末,央行发布的《2010年第四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下称《报告》)指出,从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货币环境看,主要经济体超宽松货币政策状态短期内难有根本改变,国内货币存量近年来增长较快;从经济基本面看,推动价格上涨的因素较多,通胀预期上升较快,潜在的价格上涨等风险不容忽视。事实上,此次央行的《报告》一方面承认了管理通胀需要良好的货币环(本文共计2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