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考试周刊》2011年第13期  作者:崔言;
选择字号

意料之中的一笑——试析《侍坐》“夫子哂由”之前因后果

收藏本文  分享

一《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是《论语》中篇幅最长、结构最完整、描写最传神的一章。然而尽管神态描写生动,语言记录具体,结构照应完整,后人对文意的理解仍然产生了争议。比如“子路率然而对”、“夫子哂之”、“夫子何哂由也”就有着多种解释。依据上下文,可判断出这三处文字之间存在着语义关联:“子路率然而对”,使得“夫子哂之”;而夫子之哂,又引发了与子路一同侍坐的弟子——曾点的疑虑,他在“课后”问老师:“夫子何哂由也”;夫子也作出了相应的解释:“为国以礼。其言不让,是故哂之。”可见,三处文字相互照应,互为因果,应当作一个整体来解读。二以下文字,试析《侍坐章》中夫子“哂”的原因(前因)和这一举动造成的结果(后果)。“哂”之“前因”的疑点之一。先在“夫子哂之”。“哂”字始见于《论语》。从辞典义来看,《康熙字典》根据《玉篇》和《洪武正韵》,释“哂”为“笑”、“微笑”、“大笑”三个义项;新版《辞源》有“微笑”、“讥笑”两个义项并列。从《论语》注解来看,邢昺《论语注疏》注为“笑”,朱熹《论语集注》中注为“微笑”,杨伯峻《论语译注》作“微微一笑”解,袁世硕主编的《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亦解“哂”为“微笑”。以上(本文共计2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