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杂志 > 《劳动保护》 > 2000年 > 第12期
来源:《劳动保护》2000年第12期  作者:陈晓蕾
选择字号

第一例工亡

收藏本文  分享

火车“哐啷哐啷”往马鞍山开 ,慢车的车厢里几乎全是民工 ,东倒西歪地睡着。夜深了 ,车厢里的灯也暗下去了。我没有座位 ,靠在两节车厢之间的车门边 ,透过玻璃 ,道旁影影绰绰地掠过脚手架的叠影 ,我晓得那是建筑工地。我有点忐忑 ,世界上的事就是这样突兀 ,昨天我还坐着豪华的双层特快兴冲冲地往上海赶 ,父母传我回家谈一起移民的事 ,想不到今天下午 ,安徽打来急电 ,建机厂工地一农民工从9 9米高的脚手架上坠落身亡 ,速回!我当安全科长以来 ,这是第一例工亡。我几乎没有犹豫 ,连拨了6个电话 ,向市建委等6家上级单位报告了 ,就赶到火车站买了一张高价票连夜往回赶。昨天我斗争了一夜 ,不知如何是好 ,现在我在出国和安徽之间选择了后者 ,也许是错误的 ,但我已经没时间想了。“像一车垃圾从车站大门倒出来” ,是哪部小说中这么形容的?我和民工们从南京站涌出来 :汗臭、尘土、蛇皮袋 ,惺松的混浊……给人的就是这种感觉。换上小巴 ,已是夜里3点了。7月11号 ,正是发大水 ,南京往M市的公路被水淹了。车沿着山边的路蜿蜒地开着 ,路不平 ,车跃起 ,头撞在车棚顶上 ,发疼。直颠得后轮钢板都断了 ,还在一跛(本文共计1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