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杂志 > 《劳动保护》 > 2001年 > 第05期
来源:《劳动保护》2001年第05期  作者:谌宁生
选择字号

生命是易碎的

收藏本文  分享

一昨夜风急。清早上阳台 ,一眼瞥见那株美人蕉颈折叶伏着 ,曾简单又妩媚飘逸的绿 ,只剩下一片狼藉。竟莫名地联想起北方那个雾气很重的早晨 ,原本好好的一花格窗棂的窗纸 ,不见有什么动静 ,竟说裂便裂开了一大口子 ,如人伤心绝望的号啕般。那是个可疑的早晨。“命如纸薄———”我听见有人叹道。可回头张望 ,再望 ,不见有人。二最易被说成是过程的 ,是生命。最缺乏经典过程意义 ,老百姓好称之为“无常”的 ,也是生命。那是个根本有点平淡的午后。有人看见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子 ,从学校篱笆一个缺口处钻了出去。一眨眼功夫 ,外面便传来了人凄厉的喊叫声 :“快来人啊!有人给轧到车轮里啦……”学校“嗡”地一下炸窝了。当人们密密麻麻挤到那条与学校仅一篱之隔的公路上时 ,那倒在车轮下的孩子早已气绝身亡 ,尚未来得及开篇的人生 ,嘎然而止。过程有时很飘忽。抓不到它 ,它就随风而逝了。过程很残酷 ,不管你是苍老还是年轻。三乔迁之日 ,友人携一古瓶来贺。打开包 ,剥去一层纸 ,再剥去一层 ,再剥去一层 ,再剥去一层……竟是20余层 ,把个西汉古瓶 ,着实是裹了个密不透风。灯光下 ,泥白兼暗金色的高身古瓶 ,造型古朴 (本文共计2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