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领导文萃》2011年第04期  作者:春风有信;
选择字号

政客们最不愿打的电话

收藏本文  分享

恭喜电话标志着痛苦的结束。经过所有恶意之后,即便不是发自真心也得出于礼貌,落选者拨通电话,恭喜那些刚花了几十万美元做广告把自己搞得狼狈不堪的当选者们。大多数情况下,恭喜模式是固定的——良好竞争,良好祝愿。落选者几分钟之后就可以进行他的败选演讲,说:我刚跟国会议员某某通话恭喜他当选。这时人群就会喝倒彩,落选者示意他的支持者们肃静,对他们说现在该是携手合作的时候了,然后“一边咒骂对手的名字一边走下台”。尴尬就像政治里的其他东西一样,因为传统需要,恭喜电话仍在继续。“那些不打电话的人常被人认为是输不起的人。”前民主党参议员汤姆·达施勒说。特例总是有的。“我没有打电话,只是发了个电报。”1972年总统大选的民主党候选人,乔治·麦戈文说,强悍的理查德·M·尼克松总统给他带去的那个血腥大选之夜,时隔38个春秋仍耿耿于怀。想到即将作为一个政治失败者永载史册,麦戈文无法使自己按惯例打电话恭喜新继任的总统。“我有点像被这巨大的失败摧毁了似的。”麦戈文说,“所以我想发电报应该要容易点。”一般来说,候选人之间的内部通话引不起什么关注,有时也有极端的例外。比如,2000年,乔治·W·布什和副总统阿尔·戈尔之间(本文共计4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