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杂志 > 《名作欣赏》 > 2005年 > 第06期
来源:《名作欣赏》2005年第06期  作者:江腊生
选择字号

一口权与性的深潭——毕飞宇《玉米》解读

收藏本文  分享

当玄奥深涩的先锋思潮渐渐散去,人们在叹息文学淹没于浅俗平面的世俗潮流时,一些作家正悄悄地变革。青年作家毕飞宇自《青衣》之后,在二一年发表了《玉米》,显示他把握人生的一种年轻的老到。他将笔触伸向最基层的群体,试图去把握那只操控人类命运的看不见的黑手,也就是毕飞宇在关于《玉米》创作谈《我们身上的鬼》中谈到的那个“鬼”。人的命运是悲哀的,作为中国农民的命运更是如此。对于毕飞宇来说,能意识到的悲哀远不是真正的悲哀,恰是农民的无法意识更显示了其悲哀的深邃。身处人性的深潭,却无法自知,越是追求,越是奋争,人性越是滑向深处,这绝非哲学教科书所能解决的人生永恒的命题。“我们身上那个人在人上的鬼———不仅依附于权势,同样依附于平民、大众、下层、大多数、民间、弱势群体乃至‘被侮辱与被损害’的身上”①。毕飞宇指出这种似魔鬼一般的压迫他人的阴暗心理,不仅存在与达官贵人之间,也存在于平民百姓之中。权与性的合力将《玉米》中的一个个人物引向这口深不可测的黑潭。毕飞宇犹如一个深潭边上的孩子,冷眼看着一个个人往深潭中滑坠,他清醒,却无法阻挡,他喊叫,却了无声息。权,是一种官本位意识。权在农村就意味着高人一等,甚至为所欲(本文共计4页)......[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