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杂志 > 《名作欣赏》 > 2005年 > 第06期
来源:《名作欣赏》2005年第06期  作者:黎保荣
选择字号

细读“阿顺的病与死”——鲁迅《在酒楼上》侧议

收藏本文  分享

钱理群先生在他的著作《心灵的探寻》里,提到了《在酒楼上》“阿顺无端的死亡”,但没有深入解释。我认为阿顺的“病”与“死”并非无端,反而是体现了鲁迅先生的深意,同时也带着极强的个人体验色彩。首先,写出了阿顺的“不顺”。从技法层面,我们可以看到这是鲁迅运用的一种名字与遭遇相反的手法,又例如六顺的“不顺”,祥林嫂的“不吉祥”,吕纬甫、陈士成的落魄苟且、事业无成,阿Q(贵)、宝儿的不被重视和“宝贵”。但更深入一层,阿顺这些“幸运”的名字分明隐藏着国民在冷酷的现实面前,在自身“不幸”、无力面前的一种心理和命运诉求,希望后代比前代强,并以后代的“顺”带给自身幸运。这在美好祝愿的同时,更多地显示了对现实闭起眼睛的自我欺骗性、脆弱性、保守性、唯心性和愚昧,大有阿Q“精神胜利法”的影子。另外,从文中可知,阿顺的病源自母亲的遗传与影响,这正衬托了吕纬甫的行为被母亲观念影响;前者对病无力反抗,后者对观念无力反抗;前者尽孝道到身体奄奄一息时,后者尽孝道时“精神和勇气”却奄奄一息了;为尽孝道,前者隐瞒了病情,后者实行了双重欺骗,迁坟成空,送花不成,甚至欺骗真实的自己,孝道对个性的侵蚀,这就是在封建制度、礼教下尽孝(本文共计2页)......[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