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杂志 > 《名作欣赏》 > 2006年 > 第15期
来源:《名作欣赏》2006年第15期  作者:北岛;
选择字号

说曼德尔施塔姆的诗《无题》

收藏本文  分享

无题沉重与轻柔,相像的姐妹;蜜蜂与黄蜂吮吸沉重的玫瑰;人死了,热沙冷却,昨天的太阳被黑色担架抬走。啊,沉重的蜂房与轻柔的网。说出你的名字比举起石头更难!这世上只有桩黄金的心事:让我摆脱你的重负,时间。我饮着黑水般浑浊的空气。时间被犁过,玫瑰是泥土。缓缓的漩涡中,沉重而轻柔的玫瑰;玫瑰的重与轻编成双重花环。一九二零年三月,科克捷别里,克里米亚(北岛译)这首诗写于一九二零年三月,地点是俄国诗人沃洛申在克里米亚的别墅。内战期间,主人在那儿接待来自红白两方面的作家和艺术家朋友,被视为一方“净土”。曼德尔施塔姆曾在此避难。这首诗开篇就点明了主题:生命的重与轻,比米兰·昆德拉那个时髦的话题整整早了半个多世纪。诗人先提到玫瑰之重,是蜜蜂和黄蜂的生命之源。人死了,热沙冷却,昨天的/太阳被黑色担架抬走。这句是整首诗的“诗眼”。写战争的诗多了,有谁能写得比这更真实更可悲呢?人死了和热沙冷却有一种对应关系。我们也常说“战死在沙场”,这热沙是死者在大地上最后的归宿。而被黑色担架抬走的不是死者,而是昨天的太阳。这昨天的太阳,显然是指人类以往的价值和信仰。它居然那么轻,被黑色担架抬走。试想在一次世界大战后,紧接着(本文共计2页)......[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