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杂志 > 《名作欣赏》 > 2006年 > 第15期
来源:《名作欣赏》2006年第15期  作者:陈书录;
选择字号

“一与多”的思路和《圆圆曲》的主旨

收藏本文  分享

关于清初吴伟业《圆圆曲》诗的主旨,有“刺吴”说、“美吴”说、“羡吴”和“为陈圆圆立传”说等①,众说不一。我们认为,在考察《圆圆曲》主旨的问题上,可以另辟蹊径,这就是从中国传统的思维方式之一———“一与多”的思路上探究其主旨,这比较符合这首诗歌创作的实际,也是迫近《圆圆曲》主旨的一个颇佳的视角。“一与多”是在《周易》《老子》中被总结出来的对立统一的范畴,《周易·系辞传》中云:“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老子》第四十二章中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吴伟业曾说自己“中年读《易》甘肥遁”②,又说:“吾属雕虫末技,不只当达人一唾也。然不闻老子出关之书乎?《道德》五千言,尹喜者竭诚执贽,为停青牛之车,传经度世。”③显然他深爱并熟读《老子》与《周易》,深受“一与多”思维方式的影响。这种“一与多”的哲学思想早就被人们运用在文学创作与理论批评之中,如陆机《文赋》中有云:“观古今于须臾,抚四海于一瞬。”④刘勰《文心雕龙·总术》中说:“乘一总万,举要治繁。”⑤《二十四诗品·含蓄》中指出:“浅深聚散,万取一收。”⑥这就是一种艺术哲学,就是一种(本文共计3页)......[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