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南方人物周刊》2011年第07期  作者:何袜皮;
选择字号

长生不老和我们嫩着

收藏本文  分享

若干年前在上海采访某知名化妆品牌的创始人。虽然她已到耳顺之年,脸上的皮肤却光滑得仿佛永远18岁。当她不断提醒摄影师别忘处理照片瑕疵时,我的注意力不小心落在了她的手上。没错,这是一双花甲之手。我走神了,心想:她既然这么富有,为什么不把那些霜呀露呀擦在手上呢?当然,她可能试过了,但是没效果。我相信衰老和地球毁灭一样不可避免,哪怕用肉瘤杆菌熨平每条皱纹,日渐磨损的声带还是会出卖你。但剑桥毕业的灰博士却把我等常人思维斥为“荒谬”,他说,人像机器,定期检修就能避免问题,不然大街上怎么会有古董车在跑呢?“永生论”的拥趸Kurzweil更号称:他每天吃200粒药,不仅糖尿病治好了,生理年龄更是年轻了20岁!就连哈佛医学院也在《自然》上发文称:他们成功运用末端酶使几只老鼠重返青春。2045年人类永生?当我盘算着要好好养生赚钱,熬到那一天并抢购第一批长生不老药时,却又戚戚然地想,“我们曾经衰老,如今风华正茂”其实怎么都实现不了。比如说,我们不会对许多答案好奇,不那么容易被誓言感动,不再觉得景色有什么了不起,因为我们已经体验得太多,也知道太多的追问没有答案。我们没法假装一个新生婴儿,即便心脏是新的,我们的(本文共计1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