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青年文学家》2016年第35期  作者:于佩文;
选择字号

西行者

收藏本文  分享

父亲回来的时候,显然饮了很多的酒。自从他解甲归田,每天都会饮很多的酒。父亲醉醺醺的时候,总会絮絮叨叨地重复他在那道隔着西域的边关从军时、在战场上的故事,时而仰天大笑,时而徒手在房里舞起剑来;这种时候,阿炳兄长就会用一种深奥的目光,沉默地凝视着烛火下父亲的影子。这样的父兄让阿炳既惊惧,又厌倦。(本文共计1页)......[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