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青年文学家》2019年第27期  作者:陆一雯;
选择字号

第一百零三回 夏泼妇施计徒害己 真应怜含恨惨还乡

收藏本文  分享

话说贾琏正在王夫人房中商议着,只见一个婆子走进来施礼:"太太,二奶奶派我来知会一声,香菱昨夜没了,姨太太今早叫了婆子给二奶奶送信,二奶奶带着人去帮衬了。叫太太不必挂在心上,今儿的晌午饭就不回来吃了。"王夫人一听,吃了一惊,思忖道:薛呆子那事未了,这时香菱怎又没了?不觉间叹息一声。贾琏忙道:"要不我再派人去帮衬一二?"王夫人猛然惊觉道:"有劳了。"贾琏遂令几个小厮,投薛姨妈那儿去了。香菱怎就没了呢?原来香菱一直都病着,薛蟠一事早闹的府里不得安宁,如何还管的上她?只是夏金桂倒待她很好,薛姨妈为此省心不少。这日,这位大奶奶把宝蟾叫道屋(本文共计1页)......[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