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山东教育科研》2002年第11期  作者:管秀娟
选择字号

我也当了一回“保密局长”

收藏本文  分享

那时高一新生才来了刚两个月 ,课代表象往常一样将作业本整整齐齐地摆放在我的桌上。忽然 ,我发现地上有一张纸 ,拾起来一看 ,原来是小A写给班上一个女生小B的情书。我不仅感慨万千 :现在的学生也太大胆了 ,情书竟然夹在作业里交上来 ;也太早熟了 ,刚认识两个月就产生了那么深厚的感情 ,真有点不可思议 !怎么办呢 ?我知道他们刚入学时 ,班上就“早恋”问题还开了专题班会。高中时期谈恋爱 ,其中的利害关系他们应该知道呀 !看来真是情到深处 ,身不由己呀 !如将情书当成反面材料公布出去 ,不仅起不到教育其他同学的作用 ,反而伤害了这两个同学的自尊心 ,使他们感到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来 ,给他们的心灵蒙上了阴影 ,再说小A的情书也有可能没寄出 ,小B还不知情呢。我记得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曾说过 :“有时宽容引起的道德震动比惩罚更强烈。”宽容决不是姑息、放纵 ,而是对“犯错误”的同学给予理解、尊重 ,促其反思。我为什么不能为他们保一次密呢 ?主意打定 ,我特地让小A来帮我拿作业 ,我说 :“老师捡到一样东西 ,我已经物归原主了 ,记住 ,老师什么也没看见。”小A的眼圈红了 ,他恳切地望着我说 :“老师(本文共计1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