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杂志 > 《诗歌月刊》 > 2018年 > 第02期
来源:《诗歌月刊》2018年第02期  作者:西渡;
选择字号

诗学笔记(节选)

收藏本文  分享

1.一个半世纪以来,人们不断地谈论文学和诗歌的死亡,但文学和诗歌仍然活着。这是进入了恩岑斯贝格尔所说的"永恒的濒死状态"。更好的说法,文学把自身的危机变成了自己存在的基础。2.瑞恰慈在《科学与诗》里曾经引用波卡克(Peacock)的话,"在我们的时代里,一个诗人乃是一文明社会里的半野蛮人"。波卡克对有人居然在当下的文明情势下耗费心智于空虚缥缈、幼稚可笑、似是而非的诗歌表示了不屑。这是基于时间神话和进步主义得出的结(本文共计3页)......[继续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