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时珍国医国药》2013年第06期  作者:郭君哲;
选择字号

温补法治疗消渴辨析

收藏本文  分享

消渴一证,历代中医文献中论述极多,尤以金元时期各家学说对后世影响最深,河间学派主燥热之论,张子和认为消渴当从火断,朱丹溪论消尤重于阴虚,且皆以温补法治消渴为误。至近代论及消渴时也多执阴虚燥热之说,治疗亦大多囿于滋阴泻火之法。然实际临床中投养阴清燥之品罔效,甚则愈治愈烈,反以温补之剂治之而获显著疗效的情况并不少见。再考历代文献,消渴之病机并不限于阴虚火旺一说,温补法亦为治疗消渴的重要治则之一。1理论基础《内经》中即有关于阴证消渴的论述。如《素问·气厥论》中有“心移寒于肺,为肺消,饮一溲二,死不治。此正以元气之衰,而金寒水冷,故水不化气,而气悉化水,岂非阳虚之阴证乎?”又如《灵枢·邪气脏腑病形篇》言“五脏之脉细小者,皆为消瘅。岂以细小之脉,而为有余之阳证乎?”提出消渴病并非只为阳有余而阴不足之证。至明代张景岳明确提出“阴消”之概念,认为“消证有阴阳,尤不可不查……至于阴消之义,则未有知之者……不可尽以火证为言”[1]。后张志聪亦提出“有脾不能为胃行其津液,肺不能通调水道而为消渴者,人但知以清凉药治消,而不知脾喜燥而肺恶寒。以健脾之药治之,水液上升,即不渴矣。故以凉润治渴,人皆知之,以燥热治(本文共计2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