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时珍国医国药》2015年第04期  作者:冯新玲;周慧芳;
选择字号

解析《黄帝内经》藏府关系理论建构的图景

收藏本文  分享

两千多年前的《周易》以简单的符号“--”、“-”效万物之动,囊括了天地宇宙变化的征象。古人擅长采用想象简单的符号或图形以表达深邃的思想。如中医理论思维模型中的阴阳模型,五行模型,三才模型等等。《内经》的作者强调天人一体,五脏一体,但在突出整体观念的同时,于不同的篇章特别强调某一藏府功能的论述亦很多见。藏府关系乃是其采用浓重笔墨书写的一部分内容,在其肇始之际即勾勒出外在形式简单,表达方式清晰的多个图景。《内经》藏府认识的多样性,成为后世医家发展中医藏象理论的学术渊源。现就作者所理解的《内经》藏府关系理论的图景一一阐释如下。1金字塔型藏象理论在建构之始,深受儒家思想的影响。孔子曾提出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等伦理道德观念,荀子认为“礼者,贵贱有等,长幼有差,贫富轻重皆有称者也”。后世董仲舒在《春秋繁露》中进一步提倡“阳尊阴卑”、“男尊女卑”,强调“君授臣受”、“父授子受”的社会等级关系。《内经》作者受此思想的影响,认为藏府有贵有贱。如《素问·灵兰秘典论》:“黄帝问曰:愿闻十二藏之相使,贵贱何如?”人体内各藏府的地位是不平等的,类似于金字塔型,心为君主之官,处于金字塔的塔尖,肺为相傅之官,地(本文共计2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