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时珍国医国药》2015年第05期  作者:汪云伟;钟恋;杨诗龙;黎量;胥敏;黄勤挽;
选择字号

不同处理方式对鲜附子6种指标成分的影响

收藏本文  分享

不同处理方式对鲜附子6种指标成分的影响汪云伟,钟恋,杨诗龙,黎量,胥敏,黄勤挽*(成都中医药大学药学院,四川成都611137)附子为毛茛科植物乌头Aconitum carmichaelii Debx.的子根的加工品,具有回阳救逆,补火助阳,散寒止痛[1]的功效,与人参、大黄、熟地并称为“药中四维”。毒、效成分为酯型生物碱,其中毒性最大的为双酯型生物碱,如新乌头碱、乌头碱、次乌头碱等。临床上将其炮制入药,其原理是双酯型生物碱水解为单酯型生物碱,如苯甲酰中乌头原碱、苯甲酰乌头原碱、苯甲酰次乌头原碱类,毒性降低。《本草蒙荃》云:“凡药制造,贵在适中,不及则功效难求,太过则气味反失……”,表明了饮片炮制的重要性与科学性。然而,对于目前附子的炮制,并没有既能保证药效又能控制毒性的炮制工艺与规范。《中国药典》2010版收载的附子炮制品均由泥附子洗净(鲜附子)泡胆炮制而来,现代研究主要针对附子炮制前后6种酯型生物碱的变化,从而阐明炮制减毒的科学性。附子特有的加工炮制技术涉及“胆巴浸泡-浸漂-煮制-切片-蒸制-干燥”[2]等复杂的工艺环节,最后都是通过晒干、烘干等方式处理[1,3]得到成品。课题组认为(本文共计3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