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时珍国医国药》2015年第09期  作者:曹月红;刘凤斌;王妍;
选择字号

中医证候量化诊断研究思路探析

收藏本文  分享

中医学量化是有其历史渊源的,在中医学经典古籍中不乏有模糊定量及半定量的记载。如《素问·痹论》中有“其寒者,阳气少,阴气多,与病相益,故寒也。其热者,阳气多,阴气少,病气胜,阳遭阴,故为痹热”,可见机体阴阳是一个具有量的属性的抽象概念。《伤寒论》中有“太阳病三日,已发汗,若吐、若下、若温针,仍不解者,此为坏病,桂枝不中与之也”,也体现出一种模糊定量辨证的思想。《温病学》中对发热区分表述为“身热不扬”“低热”“身灼热”“壮热”等。这些传统中医的朴素量化概念在中医两千年来医疗实践中,对于提高辨证准确性及临床疗效发挥了积极作用。但随着中医向现代化、客观化迈进,要实现中医学由社会科学向精密科学转变,仅有模糊量化是不够的。因此,如何继承中医学本身所具有的量化概念并使之发扬,成为中医界面临的一个重要课题。其中,如何进行科学而规范地量化是关键。而随着临床流行病学、统计学、信息学、模糊数学、人工智能、系统科学等诸多学科知识逐渐地交叉、渗透、融合,许多学者也大胆探索在证候量化研究中引入现代数理方法和生物信息学等多学科知识,这为中医证候量化研究提供了全新的视角。目前证候量化研究主要集中在实现对症状、体征等证(本文共计2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