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时珍国医国药》2016年第01期  作者:钟希文;梅全喜;张文霞;
选择字号

试论《肘后备急方》中附子的应用

收藏本文  分享

试论《肘后备急方》中附子的应用钟希文,梅全喜*,张文霞(广州中医药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广东中山528403)附子,始见于《神农本草经》,列为下品,自张仲景开创了应用附子的先河后,由于该药独特的功效,千百年来备受历代医家的青睐。但附子大辛大热,有毒,临床应用中毒者不在少数,故有学者将其总结为“最有用亦最难用之药”。引起附子中毒的因素很多,其中用量过大是中毒最为常见的原因,此外产地、采收季节、加工过程等因素亦可引起毒性反应。关于附子用量问题,一直是中医药界一个有争议的问题,2010版《中国药典》规定附片用量为3~15 g,但临床超剂量应用屡屡皆是,且多在30~100g,更有甚者用量达500 g之多,与药典权威规定用量相差甚远,因此研究历代医家对附子的用药规律,意义重大。《肘后备急方》(简称《肘后方》)[1]为魏晋南北朝时期一部重要的中医治疗学专著,也是我国第一部临床急救手册,据统计全书共载药方856方[2],其中含附子的药方60方,可见葛洪对附子应用的重视。本文试从附子的处方配伍、减毒、使用剂量等方面,探讨葛洪对附子的运用规律,以期为临床合理使用附子,减少中毒反应提供参考。1处方配伍1.1相(本文共计3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