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时珍国医国药》2016年第02期  作者:李荣科;谭春雨;
选择字号

“肾者,胃之关”辨析

收藏本文  分享

“肾者,胃之关”语出《素问·水热穴论》:“帝曰:肾何以能聚水生病?岐伯曰:肾者,胃之关也,关门不利,故聚水而从其类也。上下溢于皮肤,故为胕肿。胕肿者,聚水而生病也。”[1]由于《素问》这个论断和临床实际密切结合论述,所以广受历代医家的重视,但如何理解其理论内涵观点的建构形成逻辑,学术界至今争议不断。如唐代王冰认为:“关者,所以司出入也。肾主下焦,膀胱为腑,主其分注,关窍二阴,故肾气化则二阴通,二阴闭则胃填满,故之肾者,胃之关也”[2]。明代医家张介宾认为:“关者,门户要会之处,所以司启闭出入也。肾主下焦,开窍于二阴,水谷入胃,清者由前阴而出,浊者由后阴而出。肾气化则二阴通;肾气不化,则二阴闭;肾气壮,则二阴调;肾气虚则二阴不禁,故曰:肾者,胃之关也”[3]。清代陈士铎认为“胃为肾之关,肾虚而气冲于胃,则胃失其启阖之权,关门不闭,反随肾气而上冲,肾挟胃中之痰而入于肺,肺得水气而侵,故现水肿之状,咳逆倚息之病生”,即“肾者,胃之关”应是“胃为肾之关”的“讹写误传”[4]。近现代学术界也围绕这一论断发表过很多看法,但多未脱前人之旨。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有学者提出此语“胃”乃“谓”之省借字,“(本文共计2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