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时珍国医国药》2016年第03期  作者:吕玲玉;何金东;王利敏;赵元永;蔡浩锋;任勇;
选择字号

三七总皂苷在不同溶液体系中的分子缔合

收藏本文  分享

三七(pseudo-ginseng),又名田七,为五加科人参属多年生草本植物,以其根部入药,味甘、微苦、性温、归肝、胃、心、小肠经,是我国传统常见的中药材,具有止血、散瘀、消肿止痛等功效,主要用于心脑血管系统疾病的治疗[1]。三七的主要有效成分有三七总皂苷(PNS)、黄酮、三七素、多糖等[2],其中PNS含量可达8.19%~29.4%[3],包括三七皂苷R1(结构见图1)、人参皂苷等多种皂苷,归为达玛烷系皂苷,是达玛烷骨架通过糖苷键与不同糖链相连形成[4]。已证实PNS在心脑血管系统、中枢神经系统、免疫系统和血液系统等方面有较强的生理活性[5,6]。图1三七皂苷R1β-环糊精(β-CD)是由7个葡萄糖残基以α-1,4糖苷键连接成的环状低聚物[7],能对多种疏水性成分进行包合,被广泛应用于改进客体的理化性质。目前,药物/β-CD超分子技术在提高药物溶解度、溶出度、稳定性和改善药物生物利用度等方面具有广泛的应用价值[8],但应用于中药全草制剂目前尚无报道。在2010年版《中国药典》收载的59个含三七的中成药中,三七直接粉碎入药的占69.5%[9],说明物理粉碎仍是三七制剂技术的主导。三七总(本文共计3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