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时珍国医国药》2016年第03期  作者:王淑荣;陈小淼;凌霜;郭慧宁;倪荣镇;党延启;马婧;许锦文;
选择字号

雷公藤与附子心脏急性毒性的血浆生物标志物的初步探讨

收藏本文  分享

传统中药附子配伍可以治疗慢性腹泻、慢性肾衰、慢性肺心病等顽疾。而雷公藤常用于肾炎、类风湿性关节炎、哮喘、系统性红斑狼疮、皮肤病等多种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治疗。但是,早期临床研究已经发现,过量使用雷公藤和附子能够引起心动过速或过缓,房室传导阻滞,心律失常等心脏毒性[1,2]。陈荣昌等[3]在综述中报道称,附子的主要成分乌头碱不仅直接引起心肌细胞脏毒性,导致心律失常,还有明显的抗胆碱和阻断迷走神经特性,间接诱发心律失常。而雷公藤引起的大鼠心肌损害呈现心肌纤维肿胀、空泡变性、溶解坏死,分离或溶解。导致中毒性心肌炎,引起心肌传导障碍,严重者出现心源性休克和心力衰竭[4,5]。但是,在临床上缺乏早期诊断这些中药心脏毒性的生物标志物。目前,临床上诊断心功能的生化指标有N末端脑钠肽原(NT-pro B-NP)、脑钠肽(BNP)、心钠素(ANP)、心肌肌钙蛋白I(c Tn I)、心肌肌钙蛋白T(c Tn T)、心肌肌酸激酶MB(CK-MB)、血浆颗粒酶B等[6~8],也广泛应用在药物的心脏毒性的检测上,但能否反应有毒中药的心脏毒性,有待商榷。本研究将探讨其中相关指标作为生物标志物在有毒中药的心脏毒性预测和(本文共计3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