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时珍国医国药》2016年第05期  作者:熊世红;张祖隆;龚娜;林传俊;
选择字号

健脾清化方对Smad7/TGF-β1/ILK信号通路的影响

收藏本文  分享

肾间质纤维化(renal interstitial fibrosis,RIF)几乎是各种慢性肾脏疾病(chronic kidney disease,CKD)进展到终末期肾衰竭(end-stage renal disease,ESRD)的共同途径和主要病理基础[1],最终导致肾纤维化,进展为终末期肾衰竭。且RIF程度与肾功能减退的相关性,较肾小球硬化与肾功能减退的相关性更为密切[2]。健脾清化方临床应用于慢性肾功能衰竭的治疗,可改善患者蛋白尿、肾功能并调节脂代谢,具有一定的抗肾纤维化作用[3,4],但其具体作用机制如何,国内外鲜有报道。本研究采用较成熟的单侧输尿管结扎(unilateral ureteral obstruction,UUO)模型为实验模型,选取Smad7/TGF-β1/ILK转导信号通路上关键分子:转化生长因子β1(transforming growth factorβ1,TGF-β1)、整合素连接激酶(integrin-linked kinase,ILK)和Smad7、α-平滑肌肌动蛋白(α-Smooth muscle actin,α-SMA)为研究对象,探讨健脾清化方(本文共计5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