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时珍国医国药》2016年第06期  作者:秦玮;纪峰;林莺;黄桂榕;李沛;
选择字号

电针命门穴对去卵巢骨质疏松大鼠下丘脑骨形成蛋白BMP-2及其信号转导蛋白Smad1/5表达的影响

收藏本文  分享

骨质疏松(osteoporosis,OP)是一种全身代谢性疾病,是由多种细胞、激素和生长因子参与、互相交织而成的,是以低骨量、骨组织微结构退变、骨脆性增加,易发生骨折为特征的一种全身性疾病。骨形态发生蛋白-2(BMP-2)是转化生长因子β(TGF-β)家族成员之一,可促进多种细胞的生长、分化和抑制细胞的凋亡。在生长发育过程中,BMP-2是调节成骨的重要生长因子。对造骨细胞、造骨基因和造骨功能均具有调节作用[1]。Smad1/5蛋白是近年发现的新的细胞内信号传导蛋白,直接参与骨形态发生蛋白等多个成员的信号转导[2~4]。Smad1/5信号失调抑制了BMP-2介导的成骨细胞分化,Smad蛋白的失活抑制了BMP-2介导的软骨的形成,提示Smad蛋白在BMP-2诱导软骨骨形成过程中起到重要作用[5]。本研究以去势大鼠建立绝经后骨质疏松症模型,电针命门穴,免疫组化染色法检测下丘脑BMP-2及其信号转导蛋白Smad1/5的表达,研究电针命门穴对去卵巢骨质疏松大鼠BMP-2及其信号转导蛋白Smad1/5表达的调节,探讨BMP-2及其信号转导蛋白Smad1/5在骨质疏松发病机制中的作用机制及电针命门穴(本文共计3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