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时珍国医国药》2016年第07期  作者:李妍怡;巩婷;樊省安;冯芸梅;
选择字号

血之为病治法初探

收藏本文  分享

笔者从医三十余载,临诊不辍,间有著文。在长期临证中,善用经方,对血之为病在疾病的发生、发展中的作用及论治略有浅见。现将笔者长期临证经验及理论思想总结如下。1养血和血,佛手先行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笔者非常重视“血”之为病在疾病发生、发展过程中的作用。认同前贤“言气血乃人身之根本,而其本更在于血也”“血之为病,百病得生,然其虚之为病,其瘀之为病,其寒之为病,其热之为病,均责之于血不和矣,和血能治也。”等观点。本人认为和血,主要以养血和血为主,血得养乃其根本,之后方可言“和”。养和之道内涵有四:包括补虚和血,应用于血虚症;化瘀和血应用于血瘀症;温阳和血应用于血寒症;清热和血应用于血热症。基于上述观点,本人认为和血之药首选当归,而当归中以甘肃岷地最为地道。因此临床习用岷当归,思其乃“养血和血第一药也。药力专宏,活血不伤,补血不滞”。而方剂首推佛手散,曰“佛手虽简,组方丝丝入扣,升降出入,竟两药以得全”。在临证实践中,本人承先师夏永潮主任医师之志,习用“佛手散”并以其为基础创系列方剂,药量增减,变幻有方,承其衣钵,共开业内“佛手派”之先河。尤其在心脑血管疾病以及神经内科疑难杂症治疗上,喜用大剂量(本文共计2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