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时珍国医国药》2016年第07期  作者:姚海华;程立红;闵友江;丁李立强;闵志云;裴佳;张辉;
选择字号

基于皮质酮肾阳虚大鼠血清T_4、TRH及垂体TSH mRNA表达的不同针刺因素正交设计研究

收藏本文  分享

针灸通过调和阴阳、疏通经络、扶正祛邪作用来治疗疾病,而其扶正祛邪的作用则通过针灸能产生补虚泻实的效应来实现。大多数学者认为针灸产生补虚泻实的效应与机体的机能状态、穴位的相对特异性、补泻手法、刺激量的大小等因素有关[1~4]。而刺激量的大小又与针刺强度(针具的粗细、提插的幅度、捻转的角度、提插捻转的频率、针刺深浅)和作用时间(施术时间、留针时间、针刺间隔时间、针刺次数或疗程)有关[3]。但对于针刺补泻效应与穴位的相对特异性关系如何?补泻效应与刺激量的关系如何?针刺刺激量如何做到定量?影响针刺效应的主次因素如何?能否获取最佳针刺效应多因素的最佳组合?等等。对于这些问题,有些学者[5~7]做过一些理论上的探讨或实验研究,但存在一些不足之处。为进一步客观化科学化定量化研究针刺效应与不同针刺因素的关系,本研究在肾阳虚大鼠模型的基础上采用L9(34)正交表对影响针刺效应的4因素(穴位的选择、捻针角度、捻针频率、捻针时间)3水平安排试验,通过采用计算机控制针刺手法仪对实验性肾阳虚大鼠进行针刺效应影响因素定性定量化实验研究。1材料与仪器1.1动物52只SD雄性大鼠,体重(220±20)g,由湖南斯莱克(本文共计4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