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时珍国医国药》2016年第09期  作者:陈婷;
选择字号

《勿听子俗解八十一难经》校语探析

收藏本文  分享

《难经》一书,《汉书·艺文志》不载,《隋书·经籍志》著录“黄帝八十一难二卷”[1],不著撰人。《旧唐书·经籍志》称“秦越人撰”[2]。作为一部重要的经典理论著作,《难经》一直备受人们的重视。唐·杨玄操称此书为"医经之心髓,救疾之枢机"[3]。三国吴·太医令吕广始为之作注。此后,历代注释不下数十家。其或解词释义,或剖析医理,或校勘订讹。《勿听子俗解八十一难经》系明·熊宗立撰。熊宗立(公元1409-1482年),字道轩,号勿听子,建阳人,通晓阴阳医卜之术,曾对多种医经及临证医籍加以编篡和注释。熊氏“俗解”以注音释词,串讲句意,点明原因,剖析句段等方式,对《难经》原文逐条作注,以浅近的文字,剖解高深之学术;以明显的理论,揭发千古之蕴藏。尤为突出的是熊氏在“俗解”中出校语18条。本文以熊氏“俗解”所出校语18条为研究对象,运用文献学研究方法,从误文、脱文、衍文、倒错四个方面探究《勿听子俗解八十一难经》在校勘《难经》中的重要作用。《勿听子俗解八十一难经》所据版本为日本宽永四年丁卯(公元1627年)刻本。另本文论述所涉文献版本:《难经集注》据人民卫生出版社1956年影印本;《难经本义》据上海古籍出(本文共计3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