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时珍国医国药》2016年第12期  作者:王进;吴承艳;
选择字号

“经方”视域中辨证与论治的间距向度新诠

收藏本文  分享

人身与国政互喻是先秦以来用以描述方技特质及政治理念的一种互证方式。该思维除了说明身体不同部位功能表现与国家社会伦理的对应关系之外,彼时的礼法准则与人体病理知识的进展也呈现出互相渗透的局面。无论面对身体还是国家的问题,时人皆强调必须先深入了解原因,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处理,这是自古以来经方学术的核心精神。正如班固感叹古代医者的论病以及国与原诊以知政,如今中医临床的诊治过程对于“论病”与“原诊”的深度同样有耕犁提升的空间。1“经”“方”的原生意涵与意义延展“经方”在中医的学术视域中众人皆知。“经方”的意涵约有四种:“汉朝以前的医学专门著作;《黄帝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中提到的方剂;特指《伤寒论》与《金匮要略》中的方剂;具有经典、经验、延展、传承等特色的方剂”[1]。由上综合观阅,“经方”主要指在先秦两汉间成形、归属于特定种类、具备鲜明传承与创新特色的方剂。西汉《七略·方剂略》初见“经方”一词。东汉班固依《七略》架构编写《汉书·艺文志》时于《方剂略》中将自太古时期以来作为“生生之具”用途的文本归纳为“医经”“经方”“房中”和“神仙”四类,其中“医经”与“经方”两类的主旨分别为“医经者,原(本文共计3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