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时珍国医国药》2016年第12期  作者:王艳翚;宋晓亭;
选择字号

《生物多样性公约》对中医药保护作用之考量

收藏本文  分享

随着生物技术的进步,世界各国的医药产业对生物资源的依赖日益加重,全球范围内生物多样性资源面临因破坏性开发引发的灭失风险。为维护生物资源的可持久利用,1992年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通过了《生物多样性公约》(CBD),以期保护生物资源,确认各国对本国国内的生物遗传资源的主权。迄今为止,CBD公约已为全球193个国家签署,国际上对生物遗传资源的保护已达成了初步共识。在这之后,国际社会一直致力于高效的生物材料国际保护规则的建立,CBD公约逐渐成为国际上处理知识产权与生物多样性关系的纲领性文件[1]。在保护客体上,CBD公约与中医药资源产生了交集。公约所强调的“生物多样性”涵盖了生存于陆地、海洋等环境中的各类植物、动物及微生物物种,中医药可以以此跨入获得国际保护的门槛。但是源于公约自身在保护对象、保护模式及保护路径上的设计,中医药借助CBD公约寻求国际保护的效用高低值得斟酌。1《生物多样性公约》的保护对象:遗传资源与中医药的对比1.1公约保护对象的界定CBD公约的第一条明确了其保护目标:保护生物多样性、持续利用其组成部分以及公平合理分享由利用遗传资源而产生的惠益。在第二条中它对相关概念作了界定:“遗(本文共计3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