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时珍国医国药》2017年第01期  作者:杨旭;王琦越;黄秀深;
选择字号

基于G蛋白偶联—PLC—IP3信号途径探讨湿阻脾胃证模型ICC Ca~(2+)调节机制及平胃散干预作用

收藏本文  分享

湿阻脾胃证是指湿邪困阻脾胃,阻遏气机所表现的一组症候,临床主要表现为头重身困肢倦,脘闷腹胀,大便溏泻,舌苔白厚而腻,脉濡缓。湿阻中焦与胃肠运动关系密切。ICC是胃肠道慢波的起搏细胞,可产生自发电节律变化,沿胃肠道传递形成慢波,参与了慢波的传导,同时ICC与胃肠平滑肌细胞间存在缝隙连接[1],是胃肠神经与平滑肌细胞联系的重要通道,具有传递胃肠神经信息,传导神经系统至平滑肌的信号等重要功能,在胃肠动力的调控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Ca2+作为细胞信使的基础,所有的生命活动包括细胞的分裂、细胞运动、物质转运等等均与胞内钙离子信号有关,对维持人体内生理功能有重要的意义。近年来大量文献证实了G蛋白偶联-PLC-IP3信号途径可以调节Ca2+的浓度。平胃散首见于《太平惠民和剂局方》,是治疗湿困脾胃证的基础方,其功效燥湿运脾,行气和胃,在临床上运用广泛,疗效显著[2],有明显调节胃肠运动的作用。1主要试剂和仪器1.1动物SD大鼠40只,雌雄各半,体重180~220g,由成都中医药大学实验动物中心提供,合格证号:SCXK(川)2014-11,检疫后备用。适应性饲养1周,自由摄食,动物房温度维持在18~2(本文共计3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