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时珍国医国药》2017年第04期  作者:倪英群;方朝晖;
选择字号

基于“升降出入”“阴阳”理论探析消渴病机

收藏本文  分享

《说文解字》:“消,尽也,从水肖声。”《释名·释疾病》曰:“消,弱也;如见割削筋力弱也”。渴本义为尽,口渴之义。《玉篇》:“渴,欲饮也。”“渴,频饮也。”可见消、渴在中医史上最初的释义是两种消耗性疾病。消渴之名首见于《素问·奇病论》,《金匮要略》最早对消渴提出治疗方药;证候分类始于《诸病源候论·消渴候》,论及并发症“其病变多发痈疽”;《外台秘要·消中消暑肾消》论及临床特点:“渴而饮水多,小便数,……甜者,皆是消渴病也”。甄立言《古今录验方》曰:“消渴病有三:一渴而饮水多,小便数,无脂似麸片甜者,皆是消渴病也;二吃食多,不甚渴,小便少,似有油而数者,此是消中病也;三渴饮水不能多,但腿肿,脚先瘦小,阴痿弱,数小便者,此是肾消病也”。这是古代医家给消渴病下了一个较准确、完整的定义。消渴的体系形成和发展于唐宋,成熟于明清。历代医家对消渴的辨治论述宏富,做出了巨大贡献。现今已知,糖尿病的典型表现为多尿、多饮、多食及消瘦,属于中医“消渴”的范畴。现代西方医学对糖尿病只能做到血糖数值的控制,仍无法根治,原因可能是对发病机制的认识尚欠准确。因此,如何运用中医博大的理论从全新的角度挖掘糖尿病的根本病机,(本文共计2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