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时珍国医国药》2017年第06期  作者:李晗;严梅;李炜弘;史年刚;乔卫龙;田璐;
选择字号

严石林教授应用乌梅丸辨治肝阳虚的临床验案赏析

收藏本文  分享

严石林教授系成都中医药大学中医诊断学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四川省名中医,四川省卫生厅学术技术带头人。从事中医药教学与临床50余年,首次提出:“寒火”理论、“脏腑辨证细化分型”、肾阳虚半定量化诊断标准等,从微观和宏观的角度对证候的标准化、客观化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严教授认为脏腑辨证中五脏虚证当均有阴阳气血的亏虚,而中医教材及临床所提多有缺失,如从肝而言,教材仅提及肝阴虚和肝血虚,孰不知肝也有气虚和阳虚,在历代文献中早有关于肝阳虚的论述,但临床应用甚少。严教授不拘一格,灵活辨证,从肝阳虚病机立论,采用厥阴病代表方乌梅丸辨治疑难病证,疗效殊甚。笔者摘录其验案两则,与同道共飨严石林教授灵活精当的临床辨治思维。1乌梅丸的方证溯源与分析1.1《伤寒杂病论》对乌梅丸方证的解析仲景《伤寒杂病论》中对乌梅丸的论述条文共有三条,分别见于《伤寒论》326条“厥阴之为病,消渴,气上撞心,……利不止。”《伤寒论》338条“伤寒脉微而厥,……蛔厥者,乌梅丸主之,又主久利。”《金匮要略·趺蹶手指臂肿转筋阴狐疝蛔虫病脉证第十九条》“蛔厥者,当吐蛔。今病者静而复时烦,…….乌梅丸主之。”这三条概括了蛔厥的证治,蛔虫本寄生(本文共计3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