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时珍国医国药》2017年第06期  作者:郝建军;顾赤;李德俊;
选择字号

《本草纲目》译介中的若干问题探究

收藏本文  分享

《本草纲目》是我国明代伟大医药学家李时珍为修改古代医学典籍之谬误,耗尽毕生精力,亲历湖北、河南、河北、北京、江苏等地区进行实地考查,遍访各地名医后对本草学进行创造性地概括的结果,是我国古代药学的集大成者,直至今日,《本草纲目》对我国乃至世界医学界和其他自然科学界仍有着深刻的影响。《本草纲目》历27年(1552-1578)方成,全书约190万字,共16部,60类,52卷,收载药物1892种(其中新增370余种);书中附方11000余条、绘图1300余幅[1],系统地总结了我国16世纪以前的中药学经验。1《本草纲目》译介之现状自付梓于金陵胡承龙,《本草纲目》得见于世,但“初刻本未工,行之不广”。1603年,江西本面世后不久,日本学者将其呈献给德川家康[2],此为《本草纲目》流传至东亚地区的最早记载。18世纪左右,《本草纲目》流传至欧美,轰动一时。如果我们仔细考量,会发现,虽然《本草纲目》在西方世界获得了高度认可,但在传至欧陆之初,人们一般对其采取节译法进行译介,而且译本颇多,只有少数版本能较真实地反映源语的本来面貌[1]。及至当代,科技日新月异,传媒发达,世界几近一体,可只要我们稍加留意就(本文共计3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