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杂志 > 《文化时空》 > 2003年 > 第10期
来源:《文化时空》2003年第10期  作者:于志学
选择字号

大酱缸

收藏本文  分享

春季里,塞北的农村是凄苦的,如果赶上一个旱季,山上的野菜没长出来,地里种的菜也没下来,庄稼院里的下饭菜就剩下盐菜和酱了。 盘酱和大酱在滴雨不下的苦春头,是农村最珍贵的上等菜。如果摊上一个吝啬的东家,打帮工的孩子们,猪倌、马倌、羊倌是吃不着盐菜和酱的,只能捧着小米干饭干咽。只有整劳力才能吃上酱。屯里的何大豆包子就是这样一东家,他的吝啬远近闻名。他的绰号也缘于他的小气。他到外面去办事和讨债,从来不在外面吃饭。一次他外出讨债,就让他老婆把豆包蒸大点,好路(本文共计3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