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外国文学研究》1981年第01期  作者:张柔桑
选择字号

它们也代表了文学的未来

收藏本文  分享

一、很有意义的讨论感谢编辑部举办这样的专题讨论,因为这太有必要了。半年多以前,我们这儿举办过一次系级的学生学术报告会,我准备了一篇题为《现代主义与我国文坛》的文章,想探讨现代派对我国文坛的影响,但在一位做业务领导工作、主讲外国文学的副教授审查时被“枪毙”了。理由是:现代派是颓废的,意识流是唯心主义的,这些东西不值得报告,没有学术价值。还提醒我,说我肯定现代派,是因为我思想不对头。显然,在一些人看来,现代派不要说借鉴了,连评价都不值得。(本文共计3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    订阅本刊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