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杂志 > 《文史杂志》 > 2005年 > 第03期
来源:《文史杂志》2005年第03期  作者:阿波
选择字号

谈“都广之野”

收藏本文  分享

研究《山海经》和古蜀史,都要遇到“都广之野”。都广又作“广都”,史家们与其交道多了,知可两作。它是什么意思呢?大体也猜到了,杨慎说它是“成都”,还有学者以为它是“峒寨”;但不确,只是有点意思而已。都广在什么地方呢?杨慎说它是“今之成都”,对不对呢?看来也不确。那么,都广是什么意思呢,它在古蜀国的什么地方呢?一、“都广”为何又作“广都”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古羌汉语是怎样融合的,就“都广”和“广都”来说,二者就是古羌汉语融合的表现。任乃强先生《四川上古史新探》说:“不言丛蚕而曰蚕丛者,羌语宾语在谓语后。”这就是扬雄在《蜀王本纪》里所说“蜀人左言”,如公鸡叫“鸡公”,白盐叫“盐巴(白)”,母王叫“王母”。蜀人左言之习,来源于古羌语,但蜀人里又生长着一种古方言,这就是“汉语”,讲起话来又出现“右言”。我们权且谓之古羌语的汉化罢。羌语的汉化古今都有。《山海经》里有个“奇肱国”,又作“穷(音弓)奇国”;还有个“鱼妇”,又作“鲋鱼”。秦汉时的黑羌人,自称“匈奴”;而今天的黑羌同胞,无不汉化为“纳西”、“诺苏”等。“都广”的左言是“广都”,《后汉书》注就作“广都”。广都是古羌语的倒装式,属古羌语正读。“广(本文共计3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