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新经济导刊》2016年第11期  作者:朱敏;
选择字号

公共利益与大数据

收藏本文  分享

如果说大数据时代到来的技术前提表明数据说话、数据做主是可行的,那么其社会前提则决定了这种数据说话、数据做主的思维是必要的进入大数据时代,一切人类行为都以数据形式被记录、被储存、被处理。人们只注意到大数据到来的技术前提,而忽视了其社会前提,那就是人性化导致的价值多元化和目标分散化。价值多元化、目标分散化是数据规模急剧扩大的内在动因。如果说大数据时代到来的技术前提表明数据说话、数据做主是可行的,那么其社会前提则决定了这种数据说话、数据做主的思维是必要的。(本文共计1页)......[继续阅读本文]

下载阅读本文订阅本刊

图书推荐

    相关文章推荐

    看看这些杂志对你有没有帮助...

    更多杂志>>